【AV故事】(05)【作者:shisu1235】   校园小说 
字数:57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改编自今日は孕むまでナカに出して…めぐり **

  你的人生应该才刚要开始,但如今却已经听到结束的序曲。

  这一切都要从你的大哥英年早逝以及你考上大学之后开始说起。

  但其实也不过就是因为欲望的作祟罢了。

  只是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自你考上名门大学之后,你的生活费爆增,迫不得已的,你必须从宿舍搬出,来到一直希望你能去一同住的大哥的家。

  你大哥对你很好,但你其实不太爱跟你大哥有太多的接触。

  并不是因为你讨厌你大哥,你是敬重着你大哥的,只是因为你不愿直视你的大嫂,惠里。

  「来,书读这么多,一定很累了,多吃点」你大哥笑着说。

  「大哥,我真的不是很饿」你一再推辞。

  「诶,你这样就是不行,瞧你这么瘦,要是被老家的老妈知道了,大哥我肯定又要被碎念一顿了,为了我好,你还是多吃一点吧,不然成天听你大嫂在我耳边念个不完,还要被老妈念,我可就要疯了!」

  其实餐桌跟厨房只隔着一个吧台,这大概就是夫妻的生活模式吧,在厨房切水果的大嫂抬起头,转过来说:「你这样教你地,可不行啊!他可也是有女朋友的,你这样会坏了他们的感情啦!」

  「瞧!这就是你大嫂,所有事情都有意见,知道了啦!我不会再乱说话了啊!」你大哥笑着说。

  「是说啊,有女朋友怎么不让大哥我看看呢?」你大哥低下声问:「上了吗?」
  你害羞地低下头,回想起那一晚,这时你大哥的后脑勺被拍了一下:「就说了,不要动不动就乱说话了」

  你抬头对你大嫂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你大嫂将装满水果的水晶水果盘放在桌子上:「不过你倒是要听你大哥说的,你太瘦了点,要多吃点」

  「痾……好……我知道了……」你点头。

  少了笑声和打闹声的餐桌,没有交集的眼神和筷子碰撞碗盘的声音,饭菜依然是热的,但吞下肚感觉到的却是凉的。

  「还想吃什么吗?」你大嫂问。

  「不用了,谢谢你,大嫂」

  「那我去帮你削些水果」说完,你大嫂站起身,走进厨房。

  空气中,萦绕着一股幽幽然的线香味。

  两年过去了,线香味依然在,但饭菜已经能温暖了你的身心。

  「今天报告还顺利吗?」你大嫂已经从纯黑的丧服换回那带有一丝成熟韵味的装扮,她笑着问。

  这些日子,你已经习惯只有你和他的日子和生活,当然有时你的人生会因为有女朋友而有所起伏,但多半时间还是跟这位其实与你相差仅有两岁的大嫂在一起,你内心的心魔也早已散去。

  「还不错,教授给的评价还不错」你边说边将一块唐扬鸡块吃下。

  「那就好,对了,最近怎么都没听见你提起你女朋友呢?」大嫂笑着问。
  「痾……这个嘛……」你搔了搔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前些日子吵了一架,所以……」

  「喔喔喔,是这样啊,那我还是别提好了……」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是认为那也没什么,就跟大嫂你以前和我哥一样」
  就在你说完的瞬间,你就知道你大概说错话了,只见你大嫂低下头,你也沈默,不久之后你大嫂起身离开餐桌。

  就这样,这个家就因为一句话而变得安静。

  从外头运动回来的你,走到大嫂的房间前,想要敲门跟他说声抱歉,但却在门前听见一声一声地呻吟声,那种呻吟声,让你既是惊讶又是尴尬,同一时间,你原本以为已经消失的心魔又再一次佔据你的心,所谓的绝地大反攻,大概就是这样子,一下就佔据了你的全部。

  「嗯……哼……嗯哼……嗯……哼……啊……啊……停不下来了……痾……哈!哈!嗯哼……」

  你迅速转身,快步走道厨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用清水拍了三次脸,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背后传来:「回来了喔!」

  你着实地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你相信你的脸就像是看到鬼一样,因为大嫂正用狐疑的眼神看着你:「你怎么了?」

  「没……没……没有……没事……我……我……我只是……有点……有点渴……」你焦急心慌的说。「这样啊」你大嫂对你浅浅地笑了一笑之后,又说:「先去椅子上坐吧,等等帮你倒过去给你」

  你无法抗拒温柔的命令,明明只要自己来的事情,你却顺着大嫂的意思坐到餐桌椅上。

  大嫂的穿着跟早上不一样了,一件白色的低胸无袖背心,胸前以绳结联系着,一件大概只低於翘臀五公分的豹纹短裙,完美的展现大嫂那95G6088的火辣身材。

  打开冰箱,拿出一大瓶水,关上门,走向你,你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大嫂打开瓶盖,你抬起头,看向你大嫂,惠理,她对你露出一抹别有她意的笑容后,张开红唇,将冰水倒入口中,接着靠近你,将你的头靠向他那对浑圆的巨峰,接着惠里把水变成了一道自天而降的小溪,你不知道为什么地张开嘴,以口接住又冰又热的水。

  来回了两三次后,惠里的脖子以下至领口都已经佈满的水珠,惠里问:「还渴吗?」

  你只是「嗯」了一声,惠里便更进一步地直接将红唇触碰到你的乾涩的嘴唇上,以口就口地将水输往你的喉咙,同时灵动的舌头,也窜进了你的口中,搅动着你迟钝或是还没反应过来的舌头。

  「好热啊」惠里说着,纤纤细手将一对令人眼红的丰乳自白色背心中掏出,玉腿一跨,坐骑到你腿上,侧过头,又将冰水往他嘴倒,但这一次惠里却不再让水流在口中,而是直接让水沿着嘴唇、下巴、脖子、锁骨、胸膛,一路流到胸部上。

  而你再也忍不住了,多年的心魔中就是爆发了,你不想面对惠里大嫂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你一看到他就欲望满淫,第一次看见她的那天晚上,你整整操了枕头三大发。

  你张开嘴吸吮住惠里的巨乳,一双手将其捧起,惠理抬高下巴,发出:「嗯……哼……嗯哼……呜……好舒服……舒服……嗯哼……啊……啊……嗯哼……」
  「波!」的一声,你大力吸惠里的右乳后又大力放掉,发出的声响回荡在整个餐厅之中。

  「好舒服喔!」惠里对你微笑,将你的衣服拉起,弯下身子,舔拭你的身体,灵活的舌头在你的身上游动、划圈圈,有时还用红唇亲吻、吸吮你,甚至还会用有牙齿咬啮你,这些动作都不是被你破处的女朋友会做的,你完完全全深陷在与惠里的不伦之中。

  你的手不甘示弱地穿过惠里的大腿之间,手指向上一钩,直接触碰到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丝质丁字裤的阴唇,惠里全身像是被电到一样的颤抖了一下,你惊讶地说:「大嫂,你这么敏感!」

  「我……我……刚才……刚才……还没……没没……没高潮……」惠里像是拼了全力地忍住,说道。你心中淫荡地一笑,先是轮指快攻,接着又用单点地深突破,光是这两招,已经让在你身上的惠里全身痉挛,腰桿子像是装了马达似的快速且猛烈的前方抽动,大腿用力夹紧,十根手指头几乎要掐进你的肩膀里,大叫道:「啊……啊……不要啊……不要啊……痾……痾……嗯哼……嗯哼……不行了……了……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痾……痾……」
  你的手湿了,惠理紧贴着你,头靠在你的肩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笑了。
  「我要去洗澡啦!」你笑着说。

  走进浴室里,你看着沾满淫蜜的手,你还是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你将手靠近鼻子,闻了闻,甚至用舌头舔了下,接着用力一只手将衣服看裤子勉强地脱下,这下你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阴茎早已经硬的不像话,你转开水龙头,想说用水声掩盖一切,接着你用那沾满惠里淫水的手握住你热的发烫的肉棒,开始上下上下的搓动,你想着:「这大概就是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打手枪了!」

  但就在你正幻想着惠里就跪在你跟前吃你鸡巴的时候,你完全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道红色的身影悄悄地走到你身后,冷不防地说:「其实跟我说一声,我也是能帮你解决的」

  你差点没把你的阴茎捏断,惠里的头就靠在你的肩上,看着你挺立的阴茎。
  「大……大……大嫂……」你有些慌张。

  惠里伸手握住你的肉棒:「SIZE蛮大的,而且硬度也刚刚好」

  被握住的瞬间,你被十万伏特电过一般的酥麻,惠里说:「来吧,站出来,这样比较安全」

  你被惠里拉出浴缸外,这时你才回过神发现此时的惠里穿着一套鲜红色的内衣和内裤,让你更加地藏不住肉棒上对他的欲望。

  惠里蹲下身,双手捧着你的肉棒,紧盯着,让你怪不好意思的,惠里说:「看起来你忍了一段时候了」

  「痾……我……」

  不等你说完,惠理张开嘴,含住你的肉棒,一时之间,你的血液像是都灌入到阴茎和龟头上一般,瞬间让你燥热难耐。

  而惠里大概也察觉到你被口交的经验是菜鸟中的菜鸟,眼神中露出一种征服的笑意,接着樱桃小嘴前后套弄起你的肉棒。

  「呜……呜……痾……痾……啊……啊……嗯哼……嗯哼……」你呻吟着。
  惠理舌头在你的龟头上缠绕、弹跳,而前后移动的嘴唇让你忍不住幻想成神秘的阴唇翻进又分翻出,再加上素手的「按摩」,你的肌肉紧绷的让你无法相信。
  你握紧拳头,呼吸声越来越大,你看向惠里,惠里将你的整根肉棒都含着后,抬起眼看向满头大汗的你。

  「天啊,你这么忍不住啊?」惠里吐出你的肉棒,笑着说。

  「我……我……」

  惠里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叫了声:「天啊!你该不会是人生第一次被口交吧?」

  你脸上的红早就已经分不清是因为什么了,惠里笑道:「那让你稍微喘一下,我才不会向你刚才那样不放过我」

  说完,妩媚地瞟了你一眼后,将胸口内衣向下一拉,两粒Gcup的美乳弹了出来,惠里双手托起胸部,包夹住你的肉棒,前所未有的感觉是你那只有B罩杯的女朋友不可能能给你的。

  惠里身体摇动,你的肉棒在两颗巨乳之间进出,虽然惠里说要让你休息,但视觉上的刺激,让你完全无法放松。

  完全包覆着,你的肉棒完完全全地被包覆着,没有被紧迫的感觉,但那种就连最细微的地方也不放过的包覆,你的阴茎抖动着。

  手动,胸部动,惠里双手晃动胸部,让巨乳摩擦你的肉棒,再加上赭唇的吸吮,你再一次忍不住地叫出声:「啊……啊……嗯哼……嗯哼……痾……哈哈……哈……啊……嗯哼……嗯哼……嗯哼……不行了……要忍不住了……啊……啊……」

  惠里放下他的丰胸,右手紧握你的肉棒,左手把玩你的睾丸,巨大的刺激,你腰一挺,顺势将龟头深入顶到惠里的喉头,将精液喷出。

  「好好洗个澡喔!」惠里回眸一笑地说道。

  你摊在浴缸里,温毛巾放在额头上,被吹到射精的快感,你一想到仍旧是无法忘怀,那种每一根寒毛都竖起的快感。

  你走出浴室,不知道为什么你明明记得你有带衣服进来,却找不到,所以你只能围着浴巾走出来,就在你走出来的时候,听到一声尖叫声:「啊!」

  是惠里,你连想都没有想就跑到客厅去,然而出现在你眼前的,却令你极度错愕,惠里坐在沙发上,鲜红色的丁字裤挂在脚踝上,双腿大开,娇艳美丽的脸上满是癡样,左手食指被轻咬着,而右手的食指快速扭捏压迫着他的阴蒂,而中指和无名指两根手指则是来回插着阴道,那两片阴唇确确实实地在你面前翻进翻出。

  「啊……啊……痾……痾……哼……哼……哼嗯……好哥哥……啊……惠里……惠里妹子……好爽……想要……好想要……痾……啊……啊……给我……给我……让我爽……让我爽……妹子……想要……更多……更多……啊……啊……」
  惠里的左手移动到胸部上,搓揉着巨乳,粉红色的乳头亭亭玉立着勾动你的眼,五分钟前才爆射过的你,又再一次地将你的肉棒奋力挺起。

  你大步走向前,惠里似乎也感觉到你,停下诱惑的呻吟和挑逗的动作,只存一双媚眼望向你:「好哥哥,干死惠里吧,把惠里干成你的女奴隶吧,惠里想要哥哥的大肉棒,惠里想要被哥哥肏到怀孕」你二话不说,一把抓起惠里的手,一个转身,便来到惠里的身后,惠里也翘起了丰臀,让你的渴望得到发泄的肉棒能顺利地插入惠里早已已经洪水翻腾的浪穴之中。

  「啊……啊……嗯哼……好棒啊……好棒啊……痾……痾……呵……爽死了……惠里……惠里好爽……痾……啊……恩哼……嗯哼……不行了……要高潮……啊……啊……爽死惠里了……啊……嗯……哈……好哥哥……肉棒……鸡巴……喔……喔……喔……」

  惠里的上半身趴在餐桌上,而略显肉感的腰被你抓着,而你的肉棒就像是疯狗一般的不知节制,发了疯的大力抽插,惠里的浪叫声也随着你的抽插而越来越大、愈来愈淫荡。

  「啪!啪!啪!啪!啪!」你的手拍打着惠里的屁股,每打一下,惠里就会发出一段让人心神荡漾的哀号声:「啊……啊……好痛……疼啊……嗯……惠里……啊……啊……好哥哥……哥哥……别打了啊……啊……会痛死……痛死的啊……啊……啊……痾……不行了……再打……就要……就要……撑不住了啊……啊……嗯哼哼……哈……」

  惠理上半身撑起,一对美巨乳在因为没有脱去胸罩而变得紧绷受侷限更集中的情况下,被你的乱冲横撞晃的是不成体统,漂亮的脸庞也因为分不清是被鸡巴干的痛楚还是肉穴被填满的快感而皱挤在一起,惠里手举起,你抓住了。

  「啊……天啊……天啊……痾……痾……啊……啊……爽……爽……不……不要停……痾……不要停啊……惠里……惠里……超爽的……啊……啊……要去了……痾……痾哼……恩哼……啊……再来……再来……爽死惠里……惠里……要死了……啊……好哥哥……干死……干美……惠里了……啊……」

  惠里侧着身的诱惑比起趴着更加诱人,你的操干被这一激,更大更猛更疯更勇,每一下都是灌入花心,每一下都是晴天棒柱一顶,每一下都让惠里乌丝荡漾,每一下都使得惠里如风中花儿乱颤,每一下都将惠里更推向母狗的深渊。

  但其实每一下都让你更加离不开惠里。

  「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好哥哥……好哥哥……惠里……惠里……不行了……惠里要疯了……」

  「好惠里……我也快要不行了……」

  「哥哥……惠里……惠里……要升天……升天了……」

  「嗯啊……嗯……啊……哈……哈……哈……」

  「啊……不要啊……不要啊……爽死啦……恩哈……哈……恩……哼……哼……恩哈……恩哼……哼……啊……啊……惠里……惠里……去了……去了啊……惠里……啊……啊……」

  你抬着惠里的大腿,让你和惠里都清清楚楚地看见彼此浓密的交合,是汗水也是淫水,和在一起分不开的情形就如同现在以及未来的你和惠里,你尽情地狂肏惠里,惠里风情万种的激发你的欲望,一搭一唱之间,你的肉棒深入惠里的花穴,惠里的花穴死吸着你的肉棒,你感觉到高潮的来临,惠里也感觉到了。
  你加快抽插的速度,而惠里也更放荡的浪叫,直到第二十下你的一个深顶和惠里的一阵痉挛,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阴唇中渗出。

  「天啊,看你操你女朋友都没这么卖力」惠里笑着说。

  「因为我爱的是你啊,大嫂」你喘着气说。

  「这样中出,要是真的怀孕了,怎么办?」惠里问。

  「那就这样吧,反正我要天天都干爆你」你说。

  「那就来吧!亲爱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